爱蒲公英的夏夏

不知道还有什么希望。

把红绳和粉色发绳从手上头上摘了下来放到了高处,

出门兴致勃勃换金边眼镜的习惯还是变成了一成不变修好的干净蓝眼镜,

以前出门遛狗都要换上衣服现如今都变成了穿着家常服走出门,

计划好的旅行全都丧失了热情,

以前热爱的全都删了后悔后加回来又一话不说不打算再打开对话框,

许多朋友渐渐不怎么联系,

头疼胃疼肚子痛越来越要命,

如今蹲下去再站起来总是会眼晕看不清,

以前兴致勃勃写的文、爱意满满爱的人如今全然被自己埋没,

想卸载一切通讯工具的欲望越来越强,

讨厌以前最爱的人,

……

日常丧会变成永远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