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蒲公英的夏夏

决定这次要来个底线一万字什么的

[卿涛]毁 (无续)

灯光隐隐约约从背后打过来,把阳台上那个人的剪影投射在地上。月亮不够清明,却也模模糊糊看出女人的轮廓。

手机微微震动,亮了一分又暗下去。女人没去理,自顾自的眺望着窗外,好像一眼能看到远方的尽头。随着一丝轻微的吸气声,烟雾四下弥漫开来。女人修长的手指间竟意外的夹着一根长长的香烟,在这样环境下,竟也有一种勾人心魂的妖娆感。

一支烟燃尽,女人拿起了面前的高脚杯,把里面的红酒一饮而尽。顾不得什么姿态,也顾不得什么礼仪。杯子在桌上微微颤抖着,有些狼狈却也孤独,正如站在那里的女人。

男人从屋里走出来,瞥见阳台上的女人,不可置否的轻笑一声,掩住了情绪来到了女人身后。微微吸一口气,开口声音清明,“我不会离婚的,你死心吧,周涛。”女人似是有一瞬间的晃神,手中的烟被男人夺过。察觉到愈近的唇齿,侧头微微躲过,不曾想被男人强迫着转过身来,吻住了那面前的一抹红色。

回身抽了张纸擦了擦唇,周涛冷淡的开口:“你这样有意思么?”路云的微笑掩在了黑暗中,微微声响却没逃过两人的耳朵。“有意思,我乐在其中。”路云说完转身进了卧室,看起来背影没有丝毫留恋。

相机定格的声音毫无前兆的响彻在黑暗中,让身处其中的周涛一刹那慌了神。冲进卧室质问那人:“你找人拍我?”路云不置可否的微微点点头,一脸无辜的样子让周涛想动怒,却是无言的走出了房间。委屈一下子在这一刻莫名涌上心头,眼前的东西都蒙上了一层雾气。周涛咬了咬下唇,拿了手机推门离开。

轻轻转动钥匙开了锁,又小心翼翼的进了门,活生生像一个不请自来的闯入者。电视开着最小的声响,画面闪动,遥控器随意的摆在沙发上。桌上一杯牛奶微微散发着热气,旁边是一只手机静静躺在桌面上。厨房灯开着,因为那灯的存在,周涛刚在楼下才敢开门上来,却未曾设想过屋里会是这般的场景。

卧室里的灯光微弱却足够透亮,门未曾关紧,灯光就调皮的透过缝隙倾洒而下。周涛小心的推开门,看见床上那个人儿斜斜的枕着手臂睡着。大约是膝上的位置,被子上摊着一本还没合上的书。不用想周涛都知道那是《红楼》,是董卿最喜欢的。里面的位置铺好了被子,枕边放着那本《百年孤独》。原本那是周涛喜欢的,只是周涛一直没好意思开口说,她喜欢那本书的原因是因为那本书是董卿送给她的,上面还附着董卿的签名。数不清那是几时她送的,却总是因为是她送的而格外留心。

周涛的注意力是被董卿吸引过来的,而起因却是因为,董卿的口中一直迷迷糊糊喊着一个名字。而她,就是名字的主人。

“周涛……周涛……”一声声喊的冗长却也沙哑,说不出的压抑,好像被人欺负了一样。因为周涛觉得,自己分明在那几声中听到了委屈。

[卿涛]爱而不得(粥桃向)

我之前从没有经历过那种爱而不能的感觉。于是,我就一直不相信爱会爱而不能。可是直到我遇见了董卿,我才知道,我这辈子算是搭进去了……

记得之前,郑琬开玩笑的问我,你知道周甜甜是你那帮迷妹给你起的名字吗?我想说知道啊,因为我经常会看卿涛文啊。可我当然不能这么说了,于是只好笑笑说,现在在知道了啊。看着郑琬给她们回信息,我笑着,未做声。我心里美好的愿望,就让她们来帮我实现吧。

我之前看过不少写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的,不得不说,有的文章,描写的极尽贴近现实,有的文章,描写的两个人之间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的时候,我心里冒出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剪不断理还乱。不禁自己都诧异,因为这,明明是她的习惯啊。

很多文章都写,写我先抛弃了她,哪怕不愿意,哪怕不忍心。看得我的脸上毫无表情,刚放下手机,就无言而泣了。

难不成是我结婚早吗?

我不仅有些想哭,也更想笑。明明先找男朋友的,是她董卿啊。明明先抛弃我的,是她董卿啊。怎么……怎么就一定是我呢?

我知道她也知道的。

以前我们两个曾经真的在一起过,那时候,我还记得,有一天她趴在床上跟我说,哈哈,周涛你知道吗我给咱俩开了一个贴吧诶!就叫卿涛吧呢!我当时哭笑不得,问她这有什么意义啊?哪知道,讽刺的是,这多年后,贴吧还在,她,却离我而去了。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不认命,又如何呢?

还依稀记得,我们两个彻底分手的那次。讽刺的是,即使我们两个分手了,我也依然爱着她。从那以后,我就眼看着她开始忙碌起来,每天的连轴转外加到处跑。曾经有人说过,央视是什么,央视就是把女人当男人用,把董卿当机器人用的地方。日复一日的,我终归是不忍心看她每天忙碌着却还不太被别人所知晓,于是我做出了一个决定。

申请通过了之后,我就被调去了奥组委。正好要开始筹备奥运会了,我也渐渐开始忙碌起来。我几乎每天都把自己忙的没有时间干别的事情,因为我知道,只要我自己一闲下来,我就会满脑子都是她。为了让自己不再想起她,我开始比以前变得更忙了。

直到要确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解说人选的时候,我脑中第一个出现的名字,还是她。呵,我做了这么多的努力去让自己淡忘她,却在那个时候全部崩盘瓦解了。

我找到了领导,信誓旦旦的跟他说,开幕式的解说可以让董卿上。我没有忘记,当时领导看我的眼神有多么的复杂,他告诉我说,周涛,这个位置本该是你的,而且董卿她刚来不久啊。我苦笑,毫不犹豫的告诉他,她一定可以的,而且我也不会在乎。我不知道他当时听见我这番话的想法是什么,但我知道,我只是想让她有一个机会。

最终人选下来了,尽管我信誓旦旦的告诉领导她可以,可是领导仍旧是让我做了开幕式解说,不同的是,闭幕式的解说,换成了她。

让我记忆清晰的是,那次她的反应。那次我是正巧去主持一个节目,节目结束后,我正在化妆间里收拾东西的时候,她冲了进来,。我心里有些惊讶,看着她气愤的质问我,说周涛你凭什么推荐我去,我不需要你可怜我!我看着她生气的样子,心下都是明白的。我是这么的骄傲,可董卿又何尝不是这样?她与我,简直是太像了。想到这里,我眼前一黑,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事实证明,之前我自以为的董卿对我还有情的想法,真是极其愚蠢的。从那之后,我便看到她每次节目结束后,都会被一个男人接走。一开始我不相信,后来小撒告诉我,那是她的男朋友,估计马上就成未婚夫了。我当时一愣,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小撒似乎没有看出我的不妥,转身离开了。等小撒离开后 ,我才发觉,我的脸上的温热,竟是泪水。

那个男人对她很好,不仅每次接送,还定期给她打电话,送花。甚至有一次还被快递员错送到了我的办公室。我当时看着那束花,一瞬间竟有了想要扔掉的冲动。不过还是理智战胜了情感,我刚打算放到她桌子上的时候,她就来了。我到现在都觉得,是不是当时我扔掉了那束花,我们两个之间,就会不一样。

她走进来的时候,就一直盯着我手上的花看,刚想开口问点什么,我就跟她说,这花,是你的,只是错送到了我这里。她的表情依旧那么平淡,我看不出她的情感,悲哀的是,我是多么希望,她此刻会有一些情绪,会不会松一口气?

可我又错了,错的极其离谱。

她平静的接过那束花,告诉我,她快要结婚的消息。

我愣了,也慌了,那一刻,我知道我自己仍旧还是爱着她的。不是有人说,谁先动心谁就输了吗。我输了,输的极其狼狈。从开始,就是我先动了心,到最后,我也仍旧爱着她,多么讽刺啊。

董卿离开之后,我拿出手机,看着手机上熟悉的号码,拨通了他的电话,听着董卿离开时,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我还是流下了泪水。

我终究答应了路云的求婚,可归根到底还是为了董卿。我不知道她对我的感情还是如何,可我知道,我对她仍旧有情。为了让自己能够对她死心,我选择了结婚。

制作发请柬的名单的时候,我告诉路云,说董卿的那份还是我自己来给吧。当时路云笑着答应我,说好,你跟她可真是好朋友啊。我暗自苦笑道,什么好朋友,我不想只做她的好朋友啊。

我不得不承认,我把请柬给董卿的时候的的确确看到了她抑制住眼泪的样子。因为,我也是这样忍住眼泪的,我们两个之间,太像了。我也就忍住没有拆穿她,轻轻叹了一口气。本该说些什么,也想说些什么,却已经都忘却了。她倒是大大方方的接过我手里的请柬,笑的从容,“恭喜啊。”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离开的,只是知道我们两个其实都难受,但是却没有办法。

奇怪了,在我离开那里的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之前看过的许许多多的卿涛文。没有文中写的争吵,也没有文中写的相视无言,更没有文中所写的哭泣的样子,只是两个人都笑得十分从容大方。是啊,她骄傲。可是,我也骄傲。

婚礼前的那一天,不知怎的就突然想起了以前相处时的点点滴滴,满脑子都是我明天就要结婚了,再也不能拥有她了。于是流下泪来,却只是无声的哭泣着。我的理智告诉我自己我应该停下来,可我却控制不了我自己,就一直坐在地上哭了整整三个小时,我之所以记得如此清晰,是因为那天晚上,她来过。

当时我正愣着神的时候,听见了敲门的声音。深夜了,又会有谁来呢?我强忍住泪水,晃晃悠悠的站起来走去开门,门开了,我,也愣了。

“你在干什么?”要不是知道我的嘴唇在动,我甚至辨别不出来这么沙哑的声音会是我的。突然间头有些疼,一个不小心就倒在了她的怀里。她倒是十分简单粗暴,似乎是预谋好的,我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要。可真她吻上来的时候,我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甚至忘记了明天就是我的婚礼,只是沉醉在这个旖旎的气氛中。就这样,我们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床前,当她把我推倒在床上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也回忆不起来都说了什么,只是当她的冰凉的手碰触到我的身上的时候,就舒服的贴了上去……

等我第二天昏昏沉沉醒来时感觉身上一片黏腻的时候,就一下子慌了。昨天晚上我和她……我本以为她会走,于是转过身去,却意外的发现她没走,还睡着,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我想轻轻的绕过她去浴室,却因为腰疼而不小心碰醒了浅眠的她。她看见我的样子,就有些愧疚的说,“我……我帮你处理一下……”

她扶我去了浴室,我躺在浴缸里,就这样看着她,也不说话。半晌,她轻轻移开了视线,有些脸红,“哎呀……别看着我嘛……”我轻笑道,“又不是没见过,你害什么羞啊。”她一副气鼓鼓就装作要上来打我的样子,我不禁微微笑了,还是这么容易傲娇嘛。就在我们两个在浴室里闹的时候,门却被敲响了,我愣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办,条件反射的看向她,她倒是一点都不紧张的样子,告诉我说她去开门。

“诶?董卿你怎么在周涛的家里啊?”“哎,我这不是来早了吗,人家还刚刚起呢。”……声音越来越弱,我知道她是把人引向了客厅,于是开始收拾……

我刚进卧室,她就紧跟着进来了,还着急的小声说,“你快点快点,人家都来了。”我点点头,看向她,有些复杂的情绪,我今天就要失去她了啊。

董卿比我先一步出卧室,到客厅去跟来人聊着,我也很快出了卧室,看见沙发上坐着的董卿,微微一笑……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她说过的,说我今天真的很漂亮,可我听了却难过的想哭。她轻笑着说别哭,化妆师本来好不容易才盖住你昨晚哭红的眼睛,难不成还要麻烦人家吗?说完拿起一旁的散粉,轻轻的盖在我的眼睛周围,我看着如此近的她,相视无言。可谓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了。可没有执手,也没有凝噎。

我冷静的问她,说你会祝福我吗?她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摇摇头说不会,这辈子都不会的。我刚想张口说些什么,就有人来提醒我,时间到了。我只好作罢,随着那人走了出去,我不知道当时留在化妆间里的她的心情和想法,却知道一定不好受,我亦不是如此吗,有些自嘲的笑了。

再见她的时候,是在敬酒的时候。路云酒量很好,也替我挡下了大半酒。直到走到她那一桌,我后悔了。如果已经醉了,那该有多好。

她慢慢站起来,脸上挂着适度却不疏离的微笑,紧紧盯着我身边的路云。半晌,轻轻笑道,“周姐不容易,你要好好待她。”说完,独自喝下杯中的酒,始终未曾看我一眼。路云有些愣神,回过神来也喝掉了杯中的酒,我望向他,他大概是有那么一点不解的吧,可我不能解释任何。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哭了,但是,我没哭。我不停的告诉自己,别哭,妆会花。我紧紧记着她在化妆间里以那样的身份告诉我的最后一句话。

自此以后,再无当年的董卿与周涛。

不敢再以那样的身份自居在她身边,只好选择了逃避。

她倒也是躲我躲的彻底,同处在一座大楼里,一周下来竟见不到几次。

那个当年在我身边甜甜地叫着涛姐的女孩,终究是一天天的成熟起来,哪怕我不愿意承认,可她真的是成熟的越来越快,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我知道,那天的日子,终究会到来的。央视不可能允许两个同样的当家主播存在同等的位置上,我看着她渐渐离我远去的背影,知道,我该放手了。

后来,那天晚上下班前她来找我。晚霞映进我的办公室,我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她也静静地看着我,四目相对。半晌,她开口道,以后再无当初那个爱你的董卿了,你所面对的,是一个毫不留情的对手。我们也只能是对手,再见了,周涛。

她冷静的离开我的办公室,我看着她的背影,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只能看着她离开,或者说是离开我的生活。

我们都是决绝的彻底,此后她再与我相见时,从未开过口,以至于后来的传言说我们两个不合,我也无言去辩解什么,唯有让它顺其自然。

[卿涛]传说中的交恶梗

文中的一切都是虚构的请勿带入真人🙆谢谢

文中的一切都是虚构的请勿带入真人🙆谢谢

文中的一切都是虚构的请勿带入真人🙆谢谢

重要的话说三遍

——————————————————————————————

“什么?你这是何苦呢卿卿!”女人激动的握住董卿的手,忍不住说道。面前的董卿脸色苍白,眼睛红红的,泪水还在眼眶里打转,“我这是……为了她好。”一句话从董卿的口中吐出。随着泪水又一次滑落,董卿用双手捂住了脸颊,止不住的颤抖,“况且路云找过我……他,他已经知道我们俩的事情了……静静我求求你,你就把消息放出去吧……”

“那你可想好了啊卿卿,这一来,可就没有退路了。”被称作静静的女人有些怜惜的看着董卿哭的不成样子,董卿哭的安安静静,却让人看着心疼的很。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王静拿出本子,开口说道,“那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写,我记下来。”董卿的眼神直愣愣的,声音也有些沙哑,“你就写,董卿为了上位,在周涛结婚生孩子的时候拼命努力工作,目的就是为了能把周涛挤下去……”一句话说到末尾,声音都止不住的颤。王静看不下去,把杯子递给董卿,“喝点水吧。”

“到时候你来采访的时候,就故意问我们俩关系怎么样。我会告诉你我们不熟,你记下来如实发出来就好。”董卿已经止住了眼泪,可是真当话语说出口的时候还是觉得怎么心会那么的痛呢。

送走王静,董卿收拾了下自己打算去看看周涛,毕竟消息放出去还需要一段时间,自己还可以趁着现在赶紧去看看周涛,给自己化了个日常的妆,仔细检查了下盖住了眼睛周围的略微红肿就出发了。

“卿卿?”周涛看到董卿还是有一些惊喜的,虽然两个人分手了可是朋友还是可以当的,最起码周涛是这么认为的。“嗯。”董卿轻轻应了一声关好了门。可董卿哪里知道,周涛与她朝夕相处了那么久,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的不对劲。“卿卿……”周涛尝试开口叫她,“你哭过了?”董卿本来收拾好了的情绪,一听见周涛的话语就抑制不住了,匆匆抽出一张纸转过身去,抬头看着天花板,想把泪水收回去。周涛有些心疼的看着董卿的背影,她怎么会不知道这是她家小姑娘为了不流泪时的动作。

“我想,我可能……真的跟你做不了普通朋友周涛。”董卿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控制住情绪,可还是收不住话里话外的哭腔,“不如,我们当敌人吧。”董卿的话坚决,听的周涛自知无法开口阻拦,只得悄悄背过身去,轻轻擦去眼角的泪痕。终究是不舍得,周涛看着董卿的背影欲言又止。这时,路云推门进来。

“怎么了这是?”路云说不意外是假的,可他更意外的是自己又在周涛病房里看见了董卿。“没事,路哥,我就是……来看看涛姐,我走了。”董卿努力避开路云的眼神,连眼泪都来不及擦就跑出了病房。

“董卿!”电梯门刚要关,就听见路云在外面叫她,董卿有些绝望,还是伸手按住了开门键。“你怎么来了?”路云的语气很不好,听的董卿狠狠地咬了咬嘴唇,有些抑制不住哭腔,“我就是来……跟她告别,你想多了路哥……”路云听见董卿的话音里带着哭腔,不着痕迹的冷笑了下,“那最好,我以为……”路云故意停顿了下,“我已经把后果跟你说的很清楚了董卿,亚宁就是前车之鉴吧?我想,你应该比我了解周涛有多么热爱这个舞台,那么……你不希望她最后也是这样的结果吧?”董卿听完路云的话已经泣不成声,狠狠地咬了咬下唇逼自己冷静,“我会处理好的。”电梯门开的一瞬间,路云朝着董卿笑了笑,“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再见。”

看着电梯门徐徐关闭,董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医院,不住地呜咽起来,“再见了……周涛……”

“那么我想问问,之前新闻里传的您跟周涛不和,请问是真的吗?”“您跟周涛是什么关系啊?”“董卿你回答一下吧董卿——”“对啊对啊董卿你回答一下吧,你跟周涛到底是不是不和啊?”看着面前数不清的话筒对着自己,董卿扬起一个标准的微笑,声音清冷的很,“对不起,我们不熟。”

记者们仿佛都对这个回答不满意,却看着董卿走进央视的办公大楼无可奈何。电梯门关上了,董卿才松了一口气,揉了揉被自己掐的没有知觉的手心,一行清泪划过脸颊。

佩服我自己 作为一个心里满满都是老阿姨们的正经女子 竟然大
半夜跑去看网络小说 还把自己弄得哭的不行🌚 于是我也不知道
发生了什么突然有个脑洞 就是讲

卿卿为了让粥桃好好的生下孩子 让粥桃忘记自己 就故意放出自
己与她交恶的言论

嗯……我也不知道这脑洞哪来的 待我哭完后我已经写完了🌚 很费解 待我等一会发出来🌚

所以欢迎捉虫 万一当时码字的时候没看清  并且万一要是ooc那我也没有办法啊喂

嗯就这样吧这个人怎么废话这么多🌚

[卿涛]不想是日常的日常


想了想还是动笔了嘻嘻 嘛……我觉得可能会ooc 如果真的觉得ooc

那……那我也没办法呀嗷

一个半小时的产物 所以欢迎捉虫啊喂~

🌚文中的细节是我按照图片以及视频写的 虽说细致入微的观察

了好久 但肯定还是有不妥当的地方 就还请多多谅解啦 谢谢咯

——————————————————————————————————

“好了,大家先休息一下吧。”随着导演的一声令下,现场仿佛一下子从高压环境下放松了下来。

“……卿姐?”小韩冲上去查看了一下董卿的情况,毕竟这连续录制十几个小时,卿姐就算是再热爱工作她也只是个普通的人啊。可是小韩发现董卿好像没有理睬自己,于是担忧的又叫了声卿姐,董卿这才转过身去,声音几乎细不可闻,“嗯?”看着董卿的神色里写满了疲惫,小韩想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却是董卿先开口了,“还有多长时间啊?”小韩看了眼手机,说着,“可能到十二点会结束,如果顺利的话大概还有一个多小时。”董卿看起来点头都有些费力,附在小韩的耳边,悄悄告诉她,“你告诉她,说我晚点回去,让她先睡吧。”小韩会意的点点头,转身离开。

听完了小韩的话,周涛沉默了半晌说道,“可我已经在坐在她车里睡了一觉了。”“啊?”小韩明显有些惊讶,四周看了看确认没有人之后问道,“您几点来的呀周老师?”周涛那边轻笑了起来,“我八点就来了。”说完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你不用告诉她,我怕她担心。她就拜托你了,你一定要照顾好她。”小韩听着苦笑了起来,自己怎么照顾好她?董老师每次一拼起来那么的认真自己哪里阻拦得了,怕不是也就是周老师能拦住她吧。“那没有什么事我就先挂了啊周老师,录制好像要开始了……”小韩说着往演播室张望了下,“那好。”周涛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似有似无的叹了口气,放下了手机闭目养神起来。

董卿觉得自己眼睛有点不舒服,又怕上手揉花了妆,只好先看看远处。呆呆的看着远处,眼神直愣愣的,还不忘在脑中过一遍接下来的词和事先与选手的沟通。撇了撇嘴,真的超委屈,很想躺在老周怀里撒娇。董卿定了定神,才发觉自己竟然头也有些疼,可能是十几个小时高度集中的缘故,双手轻微的揉揉头发,又停留在太阳穴上,嘴上无意识的过着接下来的台词。

“好了那咱们就开始吧,争取早点完事就可以休息了。”导演的话语从耳麦里传过来,董卿整理了下服装,下意识的勾了勾嘴角,却发觉好像勾不起那个她当年教自己的标准弧度了。双手挡在了脸前面,强迫自己去回想那个肌肉的机械记忆。半晌,放下手,又是一个勾人魂魄的标准笑容。

当再见和导演的收工命令几乎前后脚说完后,董卿轻轻叹出一口气,有些委屈的看向匆匆赶来的小韩,“小韩你让我趴一会好不好……一分钟,就一分钟……”董卿说完就几乎是上半身栽倒在了桌子上,虽然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尽力的克制自己不要倒的太难看了。

小韩在等董卿的时候察觉到手机微微震了震,于是划开接听了电话,“……嗯我们已经录制完了,现在就准备走了……好的好的,那就先这样,挂了啊。”小韩挂断电话上前,轻拍了拍董卿,悄悄地告诉她,“她在地下车库等你。”

到了地下车库的入口,董卿与小韩道了别,还细心的嘱咐了小韩回家的路上小心一点。才感觉到寒风阵阵,不禁紧了紧身上的大衣。因为极度疲倦,感觉迈开的步子都有些飘,脑子也有些昏昏沉沉的,机械的迈开腿,只想快些见到那个人。

“老周……我好累啊……”董卿话音里满满都是委屈,恨不得下一秒就要哭出来。周涛紧紧的把自家小姑娘拥在怀里,轻轻安慰道,“乖——咱们快点回家休息吧。”董卿紧紧的回抱住周涛不肯撒手,“乖啦,你不放开我咱们就这样不回家啦?”周涛耐心的说着,“不嘛不嘛~”董卿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像是在撒娇,“连大果粒也不喝啦?”周涛话音未落就感觉怀里的人动了动表示抗议,笑了笑,拉住董卿的手,往车那走去。

“慢点走嘛……我累惹。”董卿累的根本不想好好咬字,“好好好,都依你——”周涛放慢了步子,“大果粒我给你带来了,应该已经不凉了……”



这大概是太心疼卿卿的产物   想了想还是把两件衣服的事情写成

了一件衣服的事情

emmm……就是说我不知道那件红衣服和蓝衣服是哪天或者是不

是同一天发生的事情 所以时间线请不要太在意啦 谢谢🙆

我去 这不就真的是很尴尬了吗 嗯……大家看看第一段 这才是真的扎心

可以接受她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今年不上cw 但是……这个真的不能接受好嘛 之前一直以为有自己……?这真的是太扎心了啊好嘛

而且二月份的开始她还不知道自己今年其实不能上cw了?这……按照这个日程 不应该礼服都准备好了才对吗? 毕竟那时候离cw已经很近了 那么问题来了 为什么不告诉她她今年不上cw呢?

真的很心塞塞……

这张真的没有人写文嘛😭我就问问 如果没有的话我很想写🌚 想问问大大们写不写🙆

真的脑洞可大了啊这张图 如图 卿卿这是太累了于是在录制的间隙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会 然后一说开始就又变成了那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工作超认真的卿卿 心塞塞 真的很心疼卿卿

图片来源见水印 侵歉删🙆

嗯……我就好奇的问问因为真的很想写……

🙆我的爱豆是一股清流系列 周涛涛世界上最好看不接受反驳除非是董卿卿🌚

[转文字]一年,一天(原视频在b站 但是已经被删掉了 )

       05年,董卿接受过一个采访,她说道,“那一路上我把那个车窗全部打开,车开得飞快,然后那个风就会一直把你的眼泪,就是吹干,然后就不停地在流泪。”从开始被问到,到回忆起来那些美好的日子,不过是一刹那。

       就好像当年的日子一样。短暂,却又极其美丽,勾人心弦一般的,久久,无法消散。

       董卿的思绪不禁飘到了三年前,那时,她还只是个刚刚进台的小姑娘。

       那天,是个阳光和煦的美好天气。同时,那也是自己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

       她还记得,那次的春晚过后,等她们从央视的门口出来,看到天空中灿烂的烟花,两个人都笑的十分灿烂。

       “周涛,在一起。”她的话语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或许是心下知道,时机到了,而对方也恰好喜欢自己,那干嘛,不在一起呢?

       “好呀。”周涛的语气温柔的过分,笑语盈盈的看着董卿。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了愉快的同居时光。以及,在大裤衩的撒狗粮的时光。两个人的的确确是过了一段极其美好的时光。可是,美好的时间是短暂的。就像后来周涛回忆起来这段记忆,说着,“现在就是午夜梦回的时候,还会经常的回忆起那个时候,就是梦到那个时候的那段快乐的时岁月。”

       “嘟嘟嘟——”董卿拿着手机,不停地踱着步子,可是电话那边,一直都没有人接……

       好不容易被接起来了,可董卿还没说话,周涛那边就挂了电话。只剩下嘟嘟嘟的声音,妄自回响在周围寂静的环境中,直压抑的董卿几乎呼吸困难。

       两个人平时也是忙的不得了,所以等董卿再见到周涛的时候已经是后来在家里了,“周涛……”董卿本想递给周涛一杯水,让她歇歇,正好,可以谈谈。可话音未落,就被周涛冰冷的打断了,“我们……不,适合。”推开董卿的手,同时,也推开了董卿为她准备好的水。

        “刺啦”一声,玻璃杯被周涛打碎在了地上。董卿一个站立不稳也就摔在了地上,玻璃杯正好砸在董卿的手上。董卿摔的狠,玻璃杯也砸的她的手鲜血直流,董卿紧紧的握住拳,咬牙切齿的说,“周涛你够狠。”周涛离开了,剩下董卿一个人坐在原地哭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阳光就那样透过玻璃窗,直照到玻璃碎片上,刺眼得很。如同那天她们的初次相遇。

        时间就那样一天天无情的流过,不会等待任何人。董卿也只好被迫的投入工作,却渐渐发现,自己只有在舞台上才能笑得出来。果真是个天生就适合舞台的人。

       周涛开始在主持的时候有意无意的与其他男主持人调笑起来,同时,也会撩一撩漂亮的姑娘,这一切,都仿佛在嘲笑着董卿。而董卿看着,只能笑,却不自知的落下泪来。

       只是,这傻姑娘不知道呀。

       在她暗自神伤的时候,转身离去的周涛也会紧紧的握住拳,忍住不让自己回头。看着她流泪的周涛,也会狠狠的忍住想要为她拭泪的冲动。

       周涛看着她那么的一天天成长起来,坐在台下,眼泪也不禁盈满了眼眶。那样美好的小姑娘,终究,不属于她了。

       到了那年的春晚,周涛没有再上,新闻都在报道着这一对董卿来说残酷的消息。这个消息,之前所有人都知道了,唯独董卿不知道。在董卿精心准备好礼服面对她的时候,发现,周涛已经走了,再没有给她机会了啊。

       那次春晚结束后,同样的烟花灿烂。

       董卿在镜头前也笑的灿烂,说大概要一个人回家过年了。丝毫不可怜自己,仿佛还装作是那个坚强不已的姑娘。

       这装出来的坚强,在坐进车里关上车门的那一刹那就全盘崩塌了,董卿在车里掩面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却只换来司机的一个诧异的眼神。

        同样的烟火,之前周涛告诉她说,我们要牵手一生,白头到老。可是,难道一生就如此短暂吗?

        又是一年春晚,周涛下基层,她第一年没有周涛的陪伴下主持春晚。如此熟练的开场白,她竟说着说着就手抖起来。周涛不是没有看见啊,她在电视前看的清清楚楚。可那又怎样呢?

       董卿主持春晚的时候,满脑子都是那年的春晚,那个人笑语盈盈的站在她身边,仿佛世界都只剩下了她。

       现在,却也是舞台这个世界上只剩下她了。

       收到周涛结婚请帖后,她颤抖着手拿出红酒和酒杯来,却发现自己的手甚至都拿不住酒瓶。倒一杯酒,甚至满了都不自知的继续。请帖摆在桌子上,红的刺眼。红酒从杯中溢出来,顺着董卿的手流下去,眼泪都滴在了一旁的花朵上。

       那天到了,董卿看着周涛一步步挽着新郎的手走进来。后来敬酒的时候,颤着声音跟周涛说着,“恭喜你……”哭腔使得她的话语无法再连接完整,换来的却只是新郎的一个疑惑的眼神。

       那天,烟花依旧。

       后来,董卿再看到周涛照片的时候,仍旧可以笑的开心。

       周涛。

       你知道吗……

       我爱你……

       声音宛若游丝,董卿微笑着,看着手里的药瓶。

       药瓶从董卿的手里跌到地上,散落了一地。而董卿,也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

1.原视频我真的是很早很早很早以前就下载了 所以 我也庆幸当时看到视频有感之后 就写了这篇文

2.抱歉 我忘记了这个原po主是谁 所以理论上讲 我没有办法联系po主也就是剪视频的人 很抱歉私自就这么用了梗 如果要是介意的话还请私信我 我会删除哒

3.句末的语气词是为了凸显我不是一个高冷的人 才不会像我喜欢的那个人似的 好啦这个不重要 所以欢迎来撩呀哈哈哈

4.我不是小号啦 我只是个小透明 之前写了很多很多卿涛 一直都没有发2333

5.要说的就四条呀哈哈哈 那这个第五条是什么鬼 我也不知道呀